您的位置 : 黑龙江22选5玩法 > 奇幻 > 斩邪——东旭鹰中短篇小说集

更新时间:2019-03-15 13:18:10

斩邪——东旭鹰中短篇小说集

黑龙江快乐十分: 斩邪——东旭鹰中短篇小说集 东旭鹰 著

黑龙江22选5玩法 www.3zal2.cn 连载中 程游霄秦仲云 鬼怪小说 校园小说 异世小说 探险小说 多肉小说

经典神书《斩邪——东旭鹰中短篇小说集》由著名作者东旭鹰著作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是程游霄秦仲云,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剑,对于武林人来说,是一种再平常不过的武器。即使是不会武功的读书人,也能说出一些名?;虮5拿?,如:干将、莫邪、龙泉、倚天。

精彩章节试读:

剑,对于武林人来说,是一种再平常不过的武器。即使是不会武功的读书人,也能说出一些名?;虮5拿?,如:干将、莫邪、龙泉、倚天。

可是有些剑,既非宝剑,也算不上名剑,普通人闻所未闻,武林中人闻之却是如雷贯耳。

这种事,或许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实际上,却是再平凡不过的事。因为剑虽无名人有名,剑往往就是持剑者的象征,剑现主至,剑出主豪,任何一把剑只要得遇明主,就可以惊天动地、翻江倒海。

而对于一个真正的剑士来说,干将莫邪也好,凡铁竹木也好,它们都是一样东西

--可以傲乾坤、震鬼神的--剑!

有一把这样的剑,正在此处被主人擦拭着。

这柄剑,普通水平的铁匠就可以造出,任何宝剑都可以轻易地将它击断。

然而,在无数次的战斗中,无论是迎战什么样的奇兵异铁,它都能完整无缺地伴随主人迎接最后胜利。

它的名字就叫:青云,擦拭它的人自然就是"纵云侠"程游霄。

程游霄擦剑,只有两个目的:不是练剑,就是斩邪。

在远离自己家乡的仲云山庄擦着伴随自己四十余年的爱剑,自然不会是为了练剑,否则仲云山庄的庄主"笑迎八方"秦仲云就不会一改常态,紧锁双眉不厌其烦地说:"程兄,这次就多仰仗阁下了。"

程游霄也一次又一次微笑着点头以作回应。

"小子,初出江湖就赶这趟混水,你难道就不怕'出师未捷身先死'吗?"

程游霄循声望去,不禁露出厌恶神情。

秦仲云察觉出程游霄神色的变化,急忙解释道:"今天迎战'黑衫客'事关重大,'解忧蝎'郑明虽然为人不善,但是他的'游手钩'毕竟有其独到之处,再加上他这次也正好接了'黑衫客'仇家的五千两银子,有意为雇主'解忧',我就请他一齐来了。"

程游霄面色略显缓和,缓声问:"那相貌平平的年轻人又是谁,受郑明之辱居然能沉得住气,看来此人并不简单。"

"那是黄德新认识的朋友,颇有几分豪气,闻知今日之事,也想为武林尽份力量,就随黄德前来。程兄也不必太看重他,我试过他的功力,如果再练几年,或许可以成为一流高手,可是现在还差得远呐!"

"黄德这小家伙明知此役凶险,还让个武功不济的朋友来送死吗?"

"嗨!现在的年轻人,谁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我这个做主人的,总不能把客人往外推吧?"

程游霄不再往下问,只是默默观察着郑明身边的年青武士,只听那人说道:"晚辈虽然不材,也知:义之所在,道之所存。我辈学武之人,为护道捍正,应以死赴之,决不能贪生怕死,见利忘义,以一己之私而害天下之利。我武功虽不济,但尚可以命相拼,定不会让前辈失望。"

郑明听到"见利忘义"四个字,心中顿有几分不悦,心知这是对方在讽刺自己。他干笑几声说:"小子,你翅膀还嫩,未遇见过大场面,这可不是和你师娘练剑,一旦送了你的小命,可不好玩儿呀。"

"哈哈哈......"年青武士纵声大笑,庄中诸人的注意力也全被吸引过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生死决战之前还能笑得出来。

只听一洪亮声音朗声说道:"'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生死本就一线之差,有何惧哉?我辈之人,但求死无所憾,不负此生,又何必恋生畏死呢?"

程游霄不由心中暗暗道好。不过他只是暗暗叫好,有几人却已大声嚷出好来。

郑明斜眼一看,嚷声最大的武士,是近两年来颇负侠名的"纵横四海"王重威,也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武士。

郑明平生最瞧不起的,一是刚出道的年轻人,二是行侠仗义的"傻"君子。王重威正巧符合这两个条件,因此素为郑明所轻,只不过郑明从不在王重威面前表现太露骨,王重威也从不计较。

此刻,郑明眼见自己最蔑视的武士也与自己"作对",心中更是火冒三丈,他冷笑了一声,转过头问王重威:"王犊子,这小子说得好在哪?"

"言从心发,毫无矫作之意。寥寥数语,挥尽武林豪情。如此豪言迈语,乞有不让人拍手称快之理?不似某些鼠辈。明为阿堵物奔波卖命,却又美名'为人解忧'。这种人,就算能说出这种话,别人也懒得理睬。"

郑明听见这话,顿时就要发作??墒堑彼靼状搜圆皇欠⒆酝踔赝?,而是出身于武林富豪家庭的"铁扇书生"伍自珍的"感慨"时,又不得不将目光转移开。

对于郑明来说,这世界上,最不能得罪的就是有钱人。要知道,这些人可是他的衣食父母呀!

"哈哈,没想到,'解忧蝎'也有知耻之时,真是千古难逢、百年方遇呀!当浮一大白。"风凉打趣者,正是伍自珍好友,以武林第一丑而自傲的"无耻侠"辛无愧。

此人杀人手段无一不无耻下流,所杀之人也无一不卑鄙无耻,因此才被武林同道赠此"雅号"。

他和伍自珍是武林年青一代中有名的"铁嘴钢牙",一旦遇见他们鄙夷之人,冷嘲热讽就会接踵而来。因此,江湖上的伪君子、真小人宁愿死在他们手上,也不愿"落"在他们口中。郑明一时失察,如今也是发作不得。

程游霄看在眼中,乐在心中。忽然耳边传来嘀咕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大没小,刚在江湖上闯出点儿名声,就随意折辱前辈,太不象话了。"

程游霄皱皱眉,循声望去,原来是青城派高手"俏雷公"陈远志,其实这位"老前辈"也不过三十二岁,却故意装出老气横秋的样子,程游霄厌恶之情顿时再度油然而生。

可是,当他看到坐在陈志远身边的少林俗家高手"开山虎"鲁遇轲,也在频频点头时,就不愿再说什么,以免和这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同辈高手发生冲突。

"'黑衫客'是不是不敢来了"天剑派的"玉冰客"沈越庭向神龙门的"劈雾龙"夏明晦说。

夏明晦微笑作答:"他'黑衫客'纵有天大本事也难战十一大高手??峙滤党汤锨氨?、鲁老前辈等高手齐聚此处,早已望风而逃了。"

这话中分明是没把那年青武士算在其中,又大有轻敌之意。

程游霄正想说什么,却听到一声长啸:"谁说我望风而逃了,我不是已经来了吗?"话音刚落,就见一个黑影从大厅屋顶跃至院中。

这名穿黑衫、着黑裤、套黑靴又以黑面巾蒙面的武士一出现,厅中众人大都吃了一惊。

尤其是程游霄更为吃惊,这倒不是因为此人的突然出现,程游霄早已通过他那敏锐听力得知武士不过是刚刚到来,令他吃惊的是此人的口音和武器。

他心中暗暗嘀咕:"莫非他是东瀛武士?为什么在倭寇早已灭绝的现在,东瀛人会再度到中原来兴风作浪呢?"

程游霄定定神,徐声问道:"阁下想必就是近来在大江南北专门屠戮武林名门的'黑衫客'了。"

"不错,正是在下。"

"听你口音,不像是中原人士。"

"不愧是曾与忍武团交过手的'纵云侠'程游霄,在下是大和武士石井义洪。"

厅中众人闻言更为吃惊,其时倭寇虽然早已被大明军民逐出中国,戚继光将军也早已赴蓟州防御鞑靼和小王子部去了,但是中国百姓对倭寇的敌视却丝毫未减。

即便是一般的日本武士到中原游学,也会引来中国人民(尤其是沿海人民)的反感,何况现在竟有倭族武士公然屠戮武林人士,又向十一名中原武林高手挑战,这就难免引起在座诸人的众怒。

王重威闷哼一声,强压怒火斥责道:"当年你们大和族人为贪钱财之利,向我中原无辜百姓滥开杀戒,欠下无数血债。如今时过境迁,我大明子民早已既往不究,你为何又赴中原与我武林人士作对?须知中原武士并不是好欺负的!"

话音之中,他早已用上其独门武功"惊浪神功"的功力。只见那年青武士身子一抖,院中几个仆人猛然跌倒地上,就是厅中其他十大高手除程游霄、鲁遇轲外,也都有所颤动。

陈远志、鲁遇轲本想责怪王重威不顾辈份礼节,抢先出头,这时知其用意,也只有赞叹其深厚的功力而已。

黑衫客不知是闻言有愧,还是为王重威功力所摄,呆立片刻,方缓缓说道:"'纵横四海'果然名不虚传,可惜你不是我今天要找的正主,还是等我报了父仇之后,再向阁下讨教吧!"

"什么父仇?"黄德好奇问。

"黑衫客"凝视着程游霄:"阁下可还记得石井原秀吗?"

程游霄顿然面色凝重:"你果然是石井原秀的后人。"

"石井原秀正是家父。"

"当年你父亲加入忍武团,刺杀戚继光将军,确是死在我的青云剑下。你既然要报父仇,那么我问你,为?;て萁蝗涛渫派彼赖氖性涫恐?,又该向谁报呢?"

"我只管报我的仇,别人的仇与我无关。"

"那被你杀死的中原武士及其家中无辜之仇总与你有关吧?"伍自珍冷冷说。

黑衫客冷笑一声:"那也未必!"

"你这话什么意思?"辛无愧问。

"在我杀死程游霄之前,我不会回答任何问题。"

"没有例外吗?"那名青年武士问。

"至少我暂时没有想到。"石井义洪转向程游霄,

"你怕了吗?为什么还不下来与我一决生死?"

"一决生死?"程游霄似乎想到什么,"记得我和你父亲最后一次决战时,你父亲也是这么说,当时我告诉他:我本无意与他争胜负、决生死,但是我今天之所以与他兵刃相见,是为了尽到一名中原武士除恶扬善、报国为民的天职,而他却是为了私恩,所以我在未战之前就已经胜了,而他却已经败了。现在我把这句话同样送给你。"

"我是来杀你的,不是来听你说教的!"

"年轻人,我也无意对你说教。你父亲虽然有些愚忠愚勇,但也算是倭寇中的佼佼之辈,他曾经背着同族放走过无辜老幼,可见良心未泯。如果不是倭酋伊豆贺胜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也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更可惜的是,连他的儿子也为私仇所惑,与父同途。唉,石井原秀,为了中原武林的安宁,我不得不再开杀戒了。"程游霄剑眉一扬,"石井义洪,看招!"

眨眼间,程游霄已跃出大厅,青云剑直指石井义洪。

石井义洪冷笑挂嘴角,不待敌至,就拔刀而出,劈向程游霄的天灵盖。

程游霄剑势一转,剑尖向石井义洪的武士刀上点去。

石井义洪只觉双手发麻,武士刀几乎脱手,他急忙改劈为截,刀锋如电光般向对手腰部砍劈去。

程游霄一翻身,使出飞天门的轻功身法"踏雪寻梅",霎时与石井拉开了距离,刚好躲开这一招"东瀛回风斩"。

石井义洪又飞身跃起,再斩程游霄,当武士刀落下的刹那,刀刃化作三道刀影,向程游霄天灵盖、口腔、咽喉三处而来。

程游霄轻轻叹了口气,将手中的青云剑如闪电般的向石井义洪的腹部点去。

这正是这招"三煞夺命刀"唯一的缺点,石井义洪竟毫不躲闪,三处刀影化为一体,劈向程游霄的天灵盖。

在场诸杰(包括程游霄在内)立时大惊失色,他们虽然早就听说东瀛武士心狠手辣,却没想到石井义洪会这样不顾生死。

二人的出手是一样的敏捷强劲,无论是谁都已无法避开对方攻击,眼看两大高手就要血洒当场。

鲁遇轲掷出了手中茶杯,沈越庭也纵身跃向院中,但是他们的心己慢慢地沉了下去......。

就在千钧一发之机,石井义洪虎口穴、肩井穴隐隐生痛,双手不由自主地歪向一边,正好击碎了鲁遇轲掷来的茶杯,刀锋带过的刀气擦破了程游霄的天灵盖,沁出血丝。

而程游霄感到手中的青云剑传来股股震劲,青云剑几乎脱手,剑锋划向一边,石井义洪的腹部也只是受了点轻伤而已。

堂上诸杰不由舒了一口气,以为二人在紧急关头改变了主意。

鲁遇轲心头不由一震,暗自叹道:"这两人真不愧是一代高手,在这种情况下尚能从容避开,如果换作是我,也只有认命了。"

石井义洪和程游霄则是暗自吃惊,因为他们两人知道如果不是有高人暗助,他们两人早已是二虎相伤,可谓"旁观者迷,当局者清"了,这也是鲁遇轲之流万万也想不到的。

沈越庭跃至程游霄身边,说道:"程前辈,这东洋武士过于凶狠,咱们为武林除害,不用对他太客气,并肩子上吧!"

说完,他手中剑扬,直指石井义洪璇玑穴。

程游霄伸手正要阻止他,忽然沈越庭一转身,剑锋正戳向程游霄胸膛,程游霄虽然及时退后一步,但剑锋仍入肉三分。

沈越庭抽回宝剑,连退七步,仰天大笑:"程游霄,听说你帮助戚继光抗击东瀛人时,曾屡次死里逃生,不过这次你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

石井义洪大声嚷道:"我们事先说好的,程游霄由我来对付,不用你们帮忙。"

郑明也嚷道:"沈越庭,你想干什么?"

话没说完,陈远志的"雷公轰"已指向他的鼻尖:"姓郑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今天看你是要做俊杰,还是要做阴鬼?"

郑明还没有醒过神来,伍自珍的铁扇已点向陈远志的"肩井穴":"为人者,需明仁义,仁义不明、为虎做伥的家伙连忠犬义雁都不如,也配做俊杰?"

陈远志急忙侧身让开。

鲁遇轲忽然大吼一声,一掌击向伍自珍。

王重威也随之大吼一声,接下了鲁遇轲这一掌。

辛无愧纵身跃向院中,一扬手,一包石灰撒向石井义洪和沈越庭。

石井义洪见机早,闪身躲开。

沈越庭却正中双眼,他惨叫一声,破口骂道:"卑鄙!无耻!"

辛无愧冷笑说道: "跟阁下相比,我已经算是君子啦!"

"小心!"程游霄忽然向辛无愧示警,因为他已觉察到夏明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辛无愧偷袭而来。

辛无愧跃起转身,猛地扬手。

夏明晦急忙在半空中使出一招"懒驴打滚",接着剑尖撑地,又是一招"鹞子翻身",稳稳当当地落在地上。

他脚跟刚站稳,就听见辛无愧赞道:"好一个'劈雾龙',好潇洒的轻功。"

夏明晦这才知道辛无愧刚才不过是装腔作势,根本就没有暗器发出。

夏明晦恼羞成怒,又挺剑而上,向辛无愧杀去。

秦仲云随手取下缠在腰上的软剑,向黄德说道:"我们快去帮助'纵云侠',他身受重伤,不是'黑衫客'的对手。"

黄德答应了一声,向院中跃去,可是他身子刚刚纵起,就听见身后传来兵器破空而来的声音。

只听"噗"的声响,秦仲云露出诡异冷笑,可是当他目睹黄德回头微笑时,他的冷笑转瞬变为惊诧。

黄德缓缓说道:"忠厚的人或许还算得上是好人,但是好人却未必个个忠厚。秦庄主,螳螂捕蝉,还有黄雀在后呐。"

秦仲云猛然想到,黄德有件家传武林奇宝"吞海甲",心中不由大惊,他原以为这些年青小辈,本已在他掌握之中,可是现在"瓮中之鳖"们似乎早为他这班"武林前辈"精心编织了更为完美的渔网。

他绝望地嘶叫着:"不可能!你们不可能察觉的。"

"强中自有强中手,井口之外尚有天,如果不是有人提醒我们:'一个东瀛武士没有中原人做内应,是不可能在中原武林兴风作浪的。'还有'日本刀法很少能使敌人背后中刀。'恐怕我们今天都会成为你的板上鱼肉。"黄德缓缓说。

"怎么会……"秦仲云惊愕中又添三分恐惧。

"最近武林中那些被灭门的门派,大都与你有联系,而各派掌门的致命伤又大都在后背,显然是受熟人偷袭而死,我们的那位朋友就对可疑者分别跟踪,结果终于在泰山上查知你们的卑劣勾当,今天我们就要把真正的'黑衫客'们一网打尽。"

"他到底是谁?"

"你有知道的必要吗?"

这时,郑明大喊道:"黄少侠,我来帮你杀这老家伙。"

黄德皱眉强抑心中厌恶,温和回应:"郑前辈,您还是快去帮助程老前辈吧!"

郑明勉强应声,壮起胆子,向石井义洪大吼道:"黑衫客',休得猖狂,我来也!"

石井义洪对其不屑一顾,只是露出轻蔑笑意。

郑明猛然火起,二话不说,一摆双钩,冲向院中。

石井义洪头也不回,左手刀鞘反手一撩,郑明双钩霎时飞上半空,接着石井义洪向后又是一脚,正踹中郑明左胸,

郑明身子飞起,重重撞在院中槐树上,又重重摔下。郑明只感到胸中阵阵烦闷,"哇"地吐出口鲜血,他眼珠一转,头一低,就这样"晕"了过去。

石井义洪"料理"完郑明,武士刀一横,正要攻向程游霄,忽然身后传来轻轻的喝彩声:"好身手!"

石井义洪身子因惊惧轻微抖动,从他出道以来,还没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离他如此之近。

他身后那人缓缓说:"你用不着吃惊,你没能察觉我的接近,是因为我太不显眼的缘故。"

石井义洪猛地转身,武士刀向后劈去,可是这出其不意的一招却让他愈加吃惊。因为这声音近在趾尺的不速之客尚离他有六米之遥,而且此人就是那名厅中最不起眼的青年武士。

"你到底是谁?"

"在下姓吴名悔,和那位装死的郑明前辈是同行,只不过我刚刚出道而已。"

话音未落,吴悔右手宝剑已闪电般地刺向石井义洪,剑风中隐隐藏有雷霆之势。

石井义洪大惊之余,急忙挥刀奋力拨去,只听"当"的一声,吴悔的宝剑与石井义洪的武士刀同时断成两截。

正在石井义洪惊愕刹那,吴悔右手食指已点向石井义洪右腰的京门穴,手指在离石井义洪乳下半尺的地方虚点一下,便立即收回。

随着这玩笑般的一点,石井义洪魁梧身躯倒在地上,他睁大双眼,根本不相信自己会这么轻易地被击败,其惊异程度,绝不亚于几百年后他那些在中国自以为天下无敌,却被土生土长的游击队打败的晚辈们。

程游霄眼中忽然露出惊喜,而郑明则满面羞怒地爬了起来.

秦仲云又惊又恨地问道:"是你?"

"不错,是我。秦庄主,刚才你把我的手捏得好痛啊……"

秦仲云闻言不由面红耳赤,他一生阅人无数,从未看错过人,不想这次在自己家门口跌了个大跟头,致使一番心血功亏一篑。

程游霄忽然问道:"'庐山孤鸿'许清音是你何人?"     

"家师让晚辈代他向您老人家问好!"吴悔恭恭敬敬地回答。

秦仲云闻言脸色更变,他强定心神,冷冷问:"你是许清音的徒弟?"

"不错。秦老前辈有什么意见吗?"

秦仲云冷笑一声:"江湖传闻许清音曾受仙人指点,创出一套什么'天威神功',可惜他现在隐居庐山,我不能拆穿他的牛皮。"

"结果被我拆穿了你的假面具。"吴悔冷笑着说。

"你,你小子不要太猖狂了??次疑绷四阏馔冕套?。"秦仲云拔身而起,软剑如游龙戏水一般,直向吴悔杀来。

吴悔飞身迎上,左手闪电般地劈向软剑,秦仲云急忙将软剑一扬,同时从右掌中发出两点寒星。

程游霄见状大喊:"小心!"

"??!"随着一声不知出处的惨叫,两人双双从半空跌落地上。

"并肩子上!"随着陈远志声嘶力竭的怒喝,陈远志、鲁遇轲、夏明晦,还有双眼带伤的沈越庭共同向吴悔袭来。

他们现在已清楚明白,今天他们最大的敌人既不是武林泰斗"纵云侠"程游霄,也不是江湖奇侠王重威,更不是少侠黄德、怪侠辛无愧、富家子弟伍自珍,他们现在要对付的是个"碌碌无名之辈",一个连郑明都不把其放在眼中的平凡武士。

然而,正是这名貌不惊人的武士将他们的计划彻底粉碎,更让他们恐惧的是--他、他竟会是一代奇人许清音的徒弟。

(这样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武士,怎么会是许清音的徒弟?许清音的徒弟至少应该,应该------,反正不该是这个样子。而且这小子在这么多前辈面前藏头露尾,连个招呼都不打,真是该杀。)

许清音谈笑灭百寇,曾是武林一时奇闻,而且被杀的一百二十七名倭寇都是受过正规剑术训练的流亡武士,其中还有三十九名东瀛一流的??秃投陶哒绞?,他的徒弟自然不可轻视。

如果,秦仲云等人今天不能将这年轻杀手置于死地,那么最终将使他们从捕猎者变成被猎杀者。

"悔儿,小心!"程游霄急忙提醒吴悔。

"程老前辈,逍遥门的功夫,这些人不清楚,您是许前辈的朋友,还不清楚吗?您就瞧好吧。"辛无愧缓缓说。

程游霄半信半疑地望去,只见院中的战斗已经结束,一名青年武士傲然挺立在战场中央,此人正是吴悔。

秦仲云捂着胸膛狠声断续出言:"好……好一个……天威神功……,小子……我临死前,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吴悔冷冷回应:"前辈,不,'黑衫客'请问。"

"你……既然是个……是个杀手,那么……一定……一定是……有人%雇你……了?……"

吴悔点点头。

"那么……他……他出了……多少钱?"

这个武林枭雄似乎想从敌人身上证明自己的价值所在,可是当吴悔拿出件东西时,他的脸色不由现出迷惑神色,因为吴悔拿出的是个小心翼翼保存的风车。

"这就是雇主的价钱。"吴悔肃穆坦言,似乎对风车主人十分尊敬,"被你杀害的形意门高手郑贺斌的儿子郑平,也就是郑家那个唯一从你们魔掌下逃脱的七岁小孩,他用仅有的这个父亲赠送的风车,求我除掉真正的'黑衫客',以免更多的孩子失去他们的亲人。跟他相比,你们简直连猪狗都不如。"

"我……不信,不……信……"话音未落,秦仲云就随他那些早已死在吴悔手下的同党们,一起到阴间向无数无辜受害的武林同道们谢罪去了。

还有个人也对吴悔的话深表怀疑,那就是呆立一边的"解忧蝎"郑明,但是他当时什么话都没说。

事后,他在一次酒醉之后,脸红耳赤地向他朋友说道:"呸!我就不信那小子为了一个风车替个孩子杀人,不是这小子故作清高,就一定是他怕他朋友分佣金故意隐瞒。"

当他朋友问他凭什么这么说时,他喷着酒气说:"老子都是逼雇主将佣金提高到五千两白银,才敢去惹那'黑衫客'的,结果差点连命都丢了。这小子比老子武功还高,比老子还聪明,怎么会做那种傻事。我敢说,这小子一定是收了一万两白银才去做的。再说,再说,再说如果都学他这个傻样,老子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自然这都是后话。

程游霄看到秦仲云等人的死状后,叹了口气:"'笑迎八方'秦仲云和这几个武林同道,都是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

吴悔笑了笑:"还不是因为朝中那个张居正。"

"内阁大学士张居正?"

"不错,程老前辈。这个张大学士虽然是个好官,却不能算是好人,为了实现他的治国良策,他不知伤害了多少人,其中有朝廷的达官显贵,也有一些自诩正道的武林富户。

他们觉得张居正侵害了他们的利益,就内外勾结想一举推翻张居正的统治。

秦仲云这些人只是当中一部分,他们这次行动是想先消灭拥护戚继光戚大将军的武林人士,再借机暗害支持张居正的戚将军。

可惜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到底还有谁参加了反对张居正和戚将军的阴谋,他们下一步计划到底是什么?"

"吴兄,真'黑衫客'被你杀了,这个东瀛的假'黑衫客'怎么办?"辛无愧问道。

吴悔缓缓走到石井义洪身边,冷冷说道:"石井家族本是日本的名门贵族,以你在日本的身份,本来在祖国大有可为,可惜你却为私仇所惑,来到我们中原成为这些伪君子的替罪羊,你这个样子对得起你的祖先吗?"

石井义洪"哼"了一声,说:"杀父夺妻之仇不共戴天,我如果不来中原杀程游霄这个老匹夫,岂不是不孝之子?"

吴悔突然大笑起来:"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你父亲为什么会死在我们中原高手程游霄程老前辈手中?"

石井义洪发出一阵冷笑:"你不过是想说武士比武,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墒羌词谷绱?,我父亲被程游霄所杀,我再以武士的身份杀了程游霄,这又有什么错?"

吴悔突然向石井义洪投去坚毅、愤怒的目光:"一名日本武士,不是为了保卫自己的祖国,死在自己家乡的土地上,而是在别人的国土上,死在当地武林侠客的手中。这样的人能算是武士吗?他的死能算是武士的死吗?"

石井义洪闻言不由一楞,久久不能回话。

"你不应该来到这个地方,也不应该在这里向真正的中原武士挑战,因为当你踩到这块土地的时候,你已经失去了一个武士的灵魂。"程游霄忽然说,"这不是我的话,这是你父亲自己悔过的遗言。"

"父亲的遗言?"石井义洪露出惊异的眼神。

"是的,你父亲的遗言,他还说,他很想再看看家乡的?;?、家乡的富士山,还想再让你的母亲石井樱子再为他叠一只千纸鹤,还想再抱抱你,可是他觉得双手已沾满了很多无辜人的鲜血,他实在无颜再见你们。其实他并不是我杀的,他是被我打败以后,剖腹自尽的。"

"我不信,我不信!"石井义洪大吼道。

"你父亲还有一句话,让我以后告诉你,'他很想再带你去捞金鱼,再和你到小六郎的饭店中去吃生鱼片。只可惜他为了赎罪,不能再回日本了。"

石井义洪楞住了,因为这些事情一个中国武士是不可能知道的,他恶狠狠地问道:"你为什么刚才不说?"

"因为你父亲说过,如果我遇见你时,你已犯下了和他当年一样的罪孽,就让我代替天照大神惩罚你,不必再转述他的遗言。我现在已知道你并没有犯下这样的罪孽,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

石井义洪略略***,又忽然伏地大哭。

吴悔和他的朋友们则相对一笑,向程游霄拱拱手,几个青年武士一起向庄外走去。

程游霄望着他们的背影,笑着说句:"好一个杀手吴悔。"……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校园小说
  3. 异世小说
  4. 探险小说
  5. 多肉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斩邪——东旭鹰中短篇小说集或者回复书号3760 阅读全文

×
135| 91| 941| 680| 777| 886| 668| 354| 320| 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