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黑龙江22选5玩法 > 都市 > 忠犬总裁的小娇妻

更新时间:2019-03-16 14:02:10

忠犬总裁的小娇妻

黑龙江快乐十分: 忠犬总裁的小娇妻 鬼樵 著

黑龙江22选5玩法 www.3zal2.cn 连载中 夏晚歌宗政樵 鬼怪小说 女强小说 空间小说 励志小说 特工小说

精品好书《忠犬总裁的小娇妻》是来自鬼樵创作的都市类小说,男女主角是夏晚歌宗政樵,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贝贝,你好可爱哦!撸狗狂魔夏晚歌如是说。变成贝贝的宗政樵顶着凌乱的毛,生无可恋。呵呵,去你的英雄救美!当总裁真的变成了狗总裁。宗政樵:摸我摸我,对对对,就是这里,哎,舒服!夏晚歌:贝贝,你怎么越来越粘人了?宗政樵:什么?这是在嫌弃我吗?委屈,嘤嘤嘤……当狗总裁进化成了忠犬总裁谁,是谁说我女人坏话?哎哎哎,***,敢动我女人!看我咬!……总之,是一个总裁变成狗和一个狗控萌妹子的故事,别被文案骗了,总裁是很正经的总裁!

精彩章节试读:

休息室内,灯光明亮,打在人身上,便泛着迷离的光晕。

夏晚歌难堪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扯了扯大腿根处的裙摆,可是裙子是低胸的,这一扯,是她极力掩盖但依旧露出大片春光的饱满更加诱人。

领班又在催她了。

算了,反正就今天。

夏晚歌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的走了出去。

魅色酒吧里灯光变幻,乐声靡靡,台上舞者挑逗,台下男男女女紧紧地贴在一起,随音乐疯狂。

夏晚歌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她端着酒,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殊不知这般羞涩紧张的样子落在他人眼里是如何的勾人。

果不其然,很快有人找上了她。夏晚歌被大腹便便的男人压在墙壁上,酒味烟味一下子涌入夏晚歌精致小巧鼻子里。顾不得推拒,她恶心欲呕。

满嘴黄牙的男人本来笑得见牙不见眼,性致满满??伤夥尤桥四腥?,他毫不留情的给了她一巴掌,骂到,“***,臭***!”

接着,他拉着奋力反抗的夏晚歌踉踉跄跄入了拐角处的厕所。

“不要,你放开我,放开我!救我,求求你们!”她一面对他拳打脚踢一面对旁人哀声求救。

可是沉浸在劲歌热舞美酒美人的男男女女怎会注意这常见的场景?;蛐砘褂腥艘晕馐且怀〕渎槿さ拟龃笫搴臀薰夹“淄弥涞?**游戏。

“放开我,放开我,呜……”夏晚歌像挂在悬崖边上的小鹿,悄悄一动,随时随地是粉身碎骨。

夏晚歌真的很怕很怕,像掉入冰窟,冷入骨髓的同时还看见了一群鲨鱼慢吞吞的向她游来。这种绝望的等待,最让人抓心挠肺,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她青春正好,她只是勤工俭学,她也不知道这一次的工作会是这种。

突然,她觉环境一变,依旧是富丽堂皇的装潢,冰凉的瓷砖和滴答的水声没有外边的嘈杂,夏晚歌绝望的闭上眼,泪珠滚滚滑落。她任着自己的衣服被扒开了,死人一般不再反抗。

“滚!”

夏迷茫的睁眼,男人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正屁滚尿流的往门外跑去。她呆呆傻傻的看着背光的人,似乎还没从恐惧中逃出。

宗政樵本不欲多管闲事,但女孩的哭声实在太凄厉,让人耳朵发麻。***玲珑的躯体上已经满是狰狞的红痕,再看报废的几片布料,宗政樵眉头一皱。他脱下西装,灯光下高大的身躯把夏晚歌完全盖住。

夏晚歌披着宗政樵的衣服,不自觉的向他依偎过来,抓着他的手,用婴儿般的眼神的望着他。

女孩的手冷得很,宗政樵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把她抱在怀里走了出去。娇小的她乖乖窝着,格外和谐。

夏晚歌抬头悄悄看救了她的这个人。剑眉横冲入霄汉,目光如炬,鼻梁如高山,薄唇,下巴坚毅,棱角分明,骨相皮相都极其完美。

怀中小人儿偷偷摸摸的打量,宗政樵自然察觉到了,他此时正以为她打着什么以身相许的注意赖上来,心中不悦,面上却是不显。

尽管非是有意而为,但冷心冷情的宗政樵抱着一个女人在别人看来实在是天方夜谭的一件事。宗政节笑得奸诈。他旁边还有一个人,居家小公子,居灏。

宗政节一向没大没小,从来不怕自家表哥的冷面相待。他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说道:“哟,小表嫂,你好呀!”

居灏眉毛一挑,这女孩虽然披着宗政家当家人的衣服,可是她头上的戴的兔耳,无疑是酒吧的女郎,怎么会是那种关系。他也没立场多问,只打了个招呼,\"叔叔好!\"。

居灏***裸的目光让夏晚歌瑟缩了一下,她埋进宗政樵的胸膛装死。唯有咚咚咚不停跳动的心让宗政樵知道她不像表面上这般平静。居樵和她同校不同班,出身成绩都让他成了风云人物,夏晚歌和居灏也有过好几次接触,虽然少女心事一直深深埋藏,但是此情此景实在是让她无地自容。

宗政樵不知道居灏和怀中的小女孩是个什么关系,但他没兴趣被别人当猴子看。他眼帘微垂,“非洲那边缺个人?!焙竺娴幕安谎远?。

这个男人有些天生的威慑力,他站在那里,身边的喧嚣繁杂也不能阻挡他的强大气场。

宗政节听这话一哆嗦,双手举起作投降状,“不不不,我这不是还要管着这个酒吧嘛!”他拉着居灏头也不回的遁入人群。心上吧啦吧啦的念叨着,废话,宗政樵不计较自己莫名奇妙把他叫过来这一件事已经是宽宏大量了。要知道,宗政企业公司的总裁,时间可比钻石贵,好吗?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p>

夏晚歌一惊,慌乱摆手说道,“不,我不回去?!庇锇詹欧⒕醪欢?,她忐忑的看着他,“我在德安高中上学?!?/p>

完了,这更不对了。他不会以为她是那些出来那什么的不良学生吧?她成绩很好的,上一次的月考她还考了文科的全级第一呢。夏晚歌不敢说话了,她垂着头,长发遮住脸上的表情。她头上还带着兔耳,一垂一立,莫名叫人觉得她委屈。

车窗外的灯红酒绿呼哨而过,只剩模模糊糊的残影。

宗政樵没有说话,车内蓦然冷了下来。

“我,我没有,我不是那种人?!彼峤岚桶偷目?,怯懦而坚定。

“那种人?”宗政樵冷冷一瞥,那种不带丝毫情绪的目光普通高山巨石滚落而下,狠狠砸在夏晚歌心中。她眼眶一红,委屈的转过头去。

“你还真是天真,你以为在这种风月场所里的人有几个是正人君子?粉***嫩的***是他们最喜欢玩弄的,如果不是我,你觉得,你还会完好无损的从那里出来吗?”

他一定是疯了,商场上杀伐果决而不留情面的老虎不仅多管闲事的救了她,还像个老妈子一样对一个小女孩说教。

宗政樵把车停了下来,瞥见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微微抿嘴,说道,“以后别去了,你先坐着,我去去就来!”

夏晚歌乖巧的应了一声。

车内灯光暖暖的洒在她身上,挂在车顶的坠饰还在摇摇晃晃。夏晚歌呆呆的出神,眼中氤氲,蒙上浅浅水雾。

这份工作时是洛筠汐介绍给她的。她们是很好的朋友。

德安高中有三个?;?,一个是她,一个是居灏的未婚妻孟梓绯,该还有一个是洛筠汐。

洛筠汐人不仅长得好看,成绩好,又善良。夏晚歌家道中落,无力支付昂贵学费的时候,是她带动全班一起为她捐款的。她说,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

当所有人都误会她偷窃作弊的时候,洛筠汐是第一个站出来,?;に?,帮她澄清的。她说,夏晚歌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我们玩相信她!

洛筠汐上进又孝顺,虽然她家境优渥,但依旧勤工俭学,还在学业繁忙的时候亲自照顾自己卧病在床的爷爷。

夏晚歌不由得庆幸,幸好,筠汐没有过来。她那么好的人,怎么可以遇到这样的事呢?回去之后一定要阻止她来这里工作了。她后怕的打定主意。殊不知,一切都是有所预谋的。

宗政樵回来的时候看见她正傻兮兮的一边哭一边笑,到底还是个学生。他想。宗政樵轻咳一声,好像嫌弃地一字一字说,“穿!上!吧!”他把衣服递过去,关上车门侯着。

夏晚歌感动得泪眼汪汪,一边换衣服一边想到,这个叔叔虽然冷了点,但还是很体贴的,他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她羡慕着别人的甜蜜生活,也不知道车门外的宗政樵打了几个喷嚏。

片刻后,宗政樵上车送她回德安高中。

“叔叔,谢谢你,”她一脸真诚,目光澄澈,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僵硬的双手?!笆迨?,我叫夏晚歌,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嗯~还有,联系方式,我,我以后会报答你的!”

“怎么报答?”他鬼使神差的问

“额,呵呵呵……\"夏晚歌愣住了,她尴尬的笑笑。

“好了,下去吧!”

宗政樵一勾唇,美人开颜,能化冰雪,直直把夏晚歌看呆了去。她是不知道她小嘴微张,眼神朦胧的模样是多么诱人的。

宗政樵心下一动,凑过去,与她对视,深情款款,诱人的低音炮差点把夏晚歌迷得七荤八素,“你,要留下来以身相许吗?”

轻飘飘的话一下子把夏晚歌从漫游天际的思绪拉回来,她缩了下肩膀,弱弱的摇头。

宗政樵看她这模样,指了指车门,不说话。

“我,我走了?!?/p>

小人儿声如蚊呢,她下了车,正挥手告别。宗政樵似乎还能闻到少女的馨香,他莫名地感到心烦。脚下一踩,车子便飞速离去,只留一声长啸。

这一切被外出回来的洛筠汐看见了。她淡妆典雅,长发及腰,洛筠汐走到夏晚歌身边,语气轻松的问道,“晚歌,那人是谁呀?怎么会送你回来呀?”她家境优渥,怎么会看不出宗政樵座驾的价值还有夏晚歌这一身衣服的牌子?洛筠汐快被心中的嫉妒扭曲了脸,可她依旧微笑着做着淑女。

夏晚歌呆呆的啊了一声,并不在意这个问题,她挽着洛筠汐的手。

夜色已经深沉,天上不见星星不见月,路人不多。

夏晚歌附在她耳边,悄悄摸摸的说了发生的事。最后还一脸后怕的拍拍胸脯,“幸亏你没去,筠汐,你以后别去了,好危险的!”

洛筠汐担忧的皱眉,泪光闪烁,她握着夏晚歌的手,“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那是我故意的呀!

洛筠汐低眉顺眼歉意满满,耳边是夏晚歌的柔声安慰,心里却是诡计丛生,如同无限生长的带刺蔓草,若是把谁围住,必要紧紧相缠,不死不休。

路灯昏暗,照着两人,阴影交织,仿佛亲密无间。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女强小说
  3. 空间小说
  4. 励志小说
  5. 特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349| 24| 848| 257| 483| 519| 453| 916| 605| 500|